郭崇伦专栏-多变的人民圣战士
作者:dede58来源:dede58.com时间:2019-05-21

在国家机器与国际政治夹缝中,有很多团体与民族竭力求生存,但没有一个政治团体有这样多变的面貌,一下子是恐怖团体,一下子又是推翻伊朗神权的自由斗士,它是伊朗的流亡团体「人民圣战士」(People’sMujahideen或波斯语音译MEK)。

最早人民圣战士是受到西方政府补助的;当他们与柯梅尼神权政府闹翻,逃出伊朗,扎营在伊拉克,哈珊支助他们,好做为渗透伊朗的本钱,美国国会也拨款济助,培养他们成为对付伊朗的筹码,人民圣战士在华府有联络办事处。这其实并不稀奇,美军自中南半岛撤退后,CIA一直豢养着寮国与柬埔寨的少数民族,做为翻本的工具。

但是到了九一一之后,小布希政府的反恐政策丕变,锁定哈珊的大规模杀伤武器,反而开始拢络伊朗,这时曾与哈珊结盟,对内协助镇压什叶派,对外炸毁伊朗大使馆的人民圣战士,就成了美国向伊朗示好的目标,被列入国务院恐怖团体名单。

MEK表面上是崇尚马克思主义的左派政党,追求伊朗的民主,打倒神权政体,但是骨子里,却是个封建、个人崇拜的极权团体,许多人都是几世代的人民圣战士,在难民营里,男女完全隔绝,时时要做自我批判,宣誓对领导人夫妇效忠。

MEK外表乔装成自由社会主义政党,十年来,也学会了民主政治的游戏规则,游说力量越来越强,英国在二○○八年将其合法化,欧盟则是二○○九年将其自恐怖名单除名,现在它的重点在美国,花了不下几百万元,僱用最有名的公关公司,付钱请四十几位政治人物替他们讲话,包括前联合国大使波顿,欧巴马国安顾问琼斯等,目的就是在从恐怖名单中除名。

国务院本应在八月就要做出决定,但美国的伊朗政策专家们却在致国务院联名信中,强调万万不可,他们认为美国让「人民圣战士」合法化,将是对伊朗境内的反对势力「绿色运动」是最大的打击。

「绿色运动」缘起于二○○九年总统大选,反对派不满连任的总统舞弊,全国串联大示威,虽然随后被残酷镇压下去,但是这是改变伊朗最好的机制;虽然「人民圣战士」强调他们与伊朗政权斗争的时间最久,但是他们在伊朗国内的声名狼藉,暗杀爆炸,手段无所不用其极,更在两伊战争时,背弃祖国,支持敌国,「绿色运动」成员绝不愿意与它们有任何牵连,好让伊朗政府有藉口镇压,伊朗专家们认为,如果西方想让「人民圣战士」成为反对运动的代表,只会打击境内反对派的士气。

伊朗的问题严峻,不仅内部神权专制,而且还在发展核武,西方若要武力入侵,伊拉克殷鉴不远,以外科手术式攻击,则没有万全把握。最好的方式是从内部爆发革命,证诸利比亚或叙利亚前例,西方必须先选定一个可与政权相抗衡的过渡临时政府,但是伊朗情况特殊,由谁来领导反对运动是个问题。

对人民圣战士,西方国家其实又爱又怕;人民圣战士是有战力的,过去曾经成功的暗杀过武装力量副总司令,近日在德黑兰市郊的军事基地发生爆炸,事后传出是负责部署流星三型中程战略飞弹的中将司令被暗杀,而且是以色列特务组织莫沙德与人民圣战士的联手杰作;它更是情资重要来源,西方许多关于伊朗核武的第一手消息,来是MEK。

现在已经到了非做决定不可的时间;美军即将在年底全数撤出伊拉克,美国对伊拉克政府的影响在消退中,但是伊朗却透过宗教的力量影响伊拉克,目前伊拉克政府已经下了最后通牒,要求人民圣战士最主要根据地─Ashraf难民营内的三四○○人必须要在十二月底以前解散,否则不惜武力驱赶,过去伊拉克政府已经两次与难民营内发生武力冲突,分别造成数十人死亡。

过去伊拉克流亡团体精心策划,也通过游说、国会听证,提供不实情资,谎称内部响应,把美国一步步拉向战争,有人已经警告,MEK会是翻版,现在还要加上美国总统大选的因素。

共和党指责欧巴马总统在伊朗问题上过于软弱,参选人罗姆尼更直接了当的说:「如果选欧巴马,伊朗就会有核武」,如果他选上,会命令美军除去核设施,这正在把伊朗问题往危险方向推。